<noframes id="rfpxb">

<form id="rfpxb"><nobr id="rfpxb"></nobr></form>

      <sub id="rfpxb"><listing id="rfpxb"></listing></sub>

      <form id="rfpxb"></form>

      <address id="rfpxb"><listing id="rfpxb"></listing></address><sub id="rfpxb"><listing id="rfpxb"></listing></sub>

      當前位置: 首頁 > 碳中和 > 專訪

      陶忠維:實現碳中和愿景需要銀行投融資服務配套

      能源發展網發布時間:2021-02-26 00:00:00

      上海農商銀行低碳事業部總經理陶忠維認為,我國要實現經濟社會發展的全面綠色轉型必須打出一套“組合拳”,經濟手段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未來全國性碳交易市場流動性有望大幅提升,成為與股票、債券、外匯一樣的重要金融市場。

      2013年,中國煤炭消費量達到頂峰;但時至今日,煤炭仍是我國能源供應的主要來源,2019年煤炭消費量占全國能源消費總量的57.7%。與此同時,我國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2010年以來在新能源發電領域累計投資8180億美元,可再生能源裝機年均增長約12%,水電、風電、光伏發電累計裝機容量均居世界首位。從“達峰”到“零碳”,我國只有30年,遠低于發達國家六七十年的過渡期,這意味著我國要實現經濟社會發展的全面綠色轉型必須打出一套“組合拳”,經濟手段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良好運轉的碳排放權交易機制能有效降低減排成本,被國際社會和學術界認為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有效經濟手段,一直被監管層寄予厚望。而我國自2011年碳市場試點啟動以來,累計配額成交量約4.06億噸,累計成交額約92.8億元,相較于中國超過百萬億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總量明顯體量偏小、活躍度低。2020年下半年,《關于促進應對氣候變化投融資的指導意見》《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以及《2019—2020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總量設定與分配實施方案(發電行業)》《納入2019—2020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管理的重點排放單位名單》等政策相繼發布,全國統一碳市場構建的政府意愿明顯提速,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正式啟動。

       

      未來全國性碳交易市場流動性有望大幅提升,成為與股票、債券、外匯一樣的重要金融市場。構建一個多層次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碳市場,通過綠色金融手段支持和完善碳市場發展,讓經濟手段在碳中和愿景實現中發揮市場激勵作用,這既是碳中和實現的必然要求,也是金融領域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根據《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報告,要實現以1.5℃目標為導向的長期深度脫碳轉型路徑,需累計新增投資約138萬億元人民幣,超過我國每年GDP總值的2.5%。當前,我國碳市場發展在金融領域主要面臨以下幾個問題:

       

      一是觀念上我國企業對綠色低碳發展的認知大多還停留在政策概念層面,行為習慣和責任意識尚未形成,把碳成本和碳管制引入企業管理和中長期發展規劃的比例還很低。二是產品上當前碳市場交易以碳資產現貨為主,期權、期貨及其他衍生品有待加快設計運行,碳資產金融產品化程度較低。三是資金上金融市場對于企業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支持力度還不夠,綠色金融配套制度尚未跟上碳中和愿景實現的強烈需求。

       

      商業銀行作為我國金融體系的中堅力量,應在助力我國經濟社會全面綠色轉型和碳中和愿景實現中發揮更大作用,擔負起綠色發展的金融社會責任。具體建議如下:

       

      第一,促進綠色金融制度體系建設和科技創新應用。銀行亟須制定一套自上而下的綠色金融體系,構建和完善包含標準規范、產品創新、技術支持和風險管理等各方面的金融制度安排,及時規范綠色金融認定標準,細化綠色低碳產業分類評級,配置專門的綠色低碳信貸規模、戰略性費用、經濟資本和激勵措施等,使業務資源配置與低碳投融資需求相匹配。進一步探索新型的金融科技在綠色低碳領域中的作用。通過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手段標準化碳足跡核算以及碳資產定價、估值、核查等環節,為碳市場提供更為準確的基礎數據信息,促進碳市場和碳交易健康發展。

       

      第二,以綠色產業供應鏈為抓手推進國家重大戰略發展區域率先實現碳中和。以區域為單位推進綠色低碳產業鏈發展,提供針對區域經濟發展的一體化綠色低碳金融服務。針對產業鏈中的核心企業,通過投貸結合、境內外聯動等金融工具降低融資成本,為其匹配個性化的綜合金融服務,支持我國企業在關鍵核心綠色低碳技術上攻關突破。以核心企業為中心向產業鏈上下游延伸,通過搭建綠色低碳供應鏈融資平臺,運用先進的風險評估與管理手段,向綠色低碳產業鏈的上下游提供金融支持,為區域經濟發展構建更緊密的產業鏈生態系統?;趪覅^域發展戰略的供應鏈融資模式,是利用金融工具放大區域綠色發展效能的有效手段,將進一步引導信貸資金在區域內和區域間流向綠色低碳產業領域,推動形成區域性的產業集聚、組合優化、資源共享,加速區域戰略整體實現碳中和進程。

       

      第三,做好碳資產的金融產品和資管市場。中國的碳交易市場已經進入真正的配額現貨交易階段。中長期來看,碳價將呈波動上漲趨勢。碳配額帶來的現金收益可彌補新能源企業補貼退坡,將促使企業把節能減排納入決策因素,最終落實減排行動。銀行在碳資產現貨的交易基礎上,可以積極參與碳配額/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掉期和遠期交易、碳排放配額證券化、碳場外掉期等衍生產品交易,提升碳市場交易的流動性和活躍度,強化碳交易在促進企業低碳減排和配置綠色金融資源中的作用。此外,銀行應盡快完善碳資產風險管理體系和動態價值評估模型,將碳配額和CCER納入企業的標準化押品范圍,在企業(B)端市場普及碳資產抵質押融資、未來收益權抵質押融資、低碳債券承銷、綠色并購融資、碳金融客戶資產專項管理等低碳金融工具,幫助企業盤活存量碳資產與拓寬融資渠道。

       

      第四,加強企業碳減排的信貸審核和貸后管控。伴隨碳交易市場的成熟和碳資產的標準化,企業碳排放的統計核查工作以及科技標準化碳核算,必將是未來監管工作的重要部分。目前,銀行信貸體系與國家碳核算及碳排量信息披露結合度較低。銀行應將企業碳排量的審查與企業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責任(ESG)因素考量,納入企業貸前盡職調查和授信審批環節中。通過與監管機構、行業主管部門的披露信息對接,建立一套完備的信貸碳強度模型預警系統和貸后風險管理機制,將對企業的碳減排監督工作嵌入信貸環節中。一方面,銀行可以成為協助政府部門對企業碳減排輔助監督的一種方式,并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企業主動披露碳排放數據,促進企業增強在綠色低碳領域的競爭力,進一步引導信貸資金綠色低碳化。另一方面,各銀行還可以評估自身碳減排的綜合效益,依據已投放信貸資金的行業結構進一步測算出自身的信貸碳強度,幫助金融機構構建自身實現碳中和的發展規劃和戰略路徑。

       

      第五,支持傳統高碳行業的綠色低碳轉型。銀行在將大量信貸資金向綠色低碳行業傾斜的同時,也需要關注傳統行業的節能減排和轉型升級,避免過度淘汰高碳產業造成大批量企業貸款違約與資產減值,形成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銀行應將碳強度指標作為傳統產業信貸政策的重要量化指標,鼓勵傳統企業使用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新材料等,不斷提升節能減排的技術和管理水平,降低生產經營的碳密集度。銀行通過支持綠色低碳改造項目融資,投資建設綠色低碳經濟示范園區、碳中和示范園區等,幫助傳統能源、工業、交通運輸和建筑等高碳排放行業改造升級,助推我國整體產業結構健康轉型,實現碳中和“軟著陸”。

       

      來源:中國環境管理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很色很黄很污/18禁

      <noframes id="rfpxb">

      <form id="rfpxb"><nobr id="rfpxb"></nobr></form>

          <sub id="rfpxb"><listing id="rfpxb"></listing></sub>

          <form id="rfpxb"></form>

          <address id="rfpxb"><listing id="rfpxb"></listing></address><sub id="rfpxb"><listing id="rfpxb"></listing></sub>